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首页 » 小说专区 » 都市言情  »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2-03)作者:无常书生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02-03)作者:无常书生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字数:75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玩偶女郎  「唉……没想到啊,你这小姑娘这么年轻居然就这么放荡,真是千年一遇的淫娃,老子今天真是遇到宝贝了。」  云收雨歇之后,胖男人光着屁股坐在沙发上望着棠妙雪感叹,而被凌辱的一身斑驳,近乎赤裸的棠妙雪则趴在他的胯间,正用舌头舔弄清理他的阳具。
  「呵呵,只要能让先生您能尽兴,就是雪儿的荣幸……」  棠妙雪蹲在胖男人的胯间,一边分开雪腿,用扯碎的丝衣擦拭胖男人射在自己阴唇上的精液,一边舔弄着胖男人的阳具微笑道。  「嘻嘻,真是个恼人的小妖精,来,老子要好好抱抱你!」  说到这,只见胖男人从胯间拉起棠妙雪娇躯,将她抱在了怀里。  接着,只见胖男人分开棠妙雪的美腿,一边用纸巾小心的擦拭自己射在她阴唇上精液,一边抱歉道:  「真对不起,我这人一兴奋就会很暴力,不管不顾的,结果一不小心射在里面了……」  「呵呵,没关系,先生,我刚才已经吃过事后避孕丸了,应该会没事的。」
  棠妙雪一边分着雪腿,任胖男人擦拭安抚自己的阴唇,一边抱着他温柔道。
  「唉……美人,你真是男人的恩物,你放心,我以后会常来光顾你的。」
  望着怀中温柔如水的棠妙雪,胖男人不由地有感而发道。  「呵呵,先生,这不可能了,因为今晚是雪儿最后一天在这上班……」
  棠妙雪闻言嗤笑道。  「什么?为什么?!」  一听棠妙雪竟然要离职了,胖男人顿时大失所望道。  「也没什么,因为我有正式工作,到这来当花奴只是帮朋友的忙,我天天来这干活实在是太招摇了,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产生对我的工作影响,所以我决定辞职了……」  棠妙雪从胖男人的怀中站起身来,一边拿起身旁的毛巾裹住自己的身体,一边微笑道。  「哦,原来美人你是怕被熟人发现才辞职的啊……」  胖男人听到这了解的点了点头,接着眼珠一转,对棠妙雪微微一笑道:
  「呵呵,美女,你这样一说,我手头倒是有一个既保密,又适合你发挥淫荡本性的工作,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嘻嘻,你是说给男人当小三吗?对不起,本姑娘虽然放荡贪财,但绝对会不去当破坏别人家庭的情妇,我看还是算了吧。」  说到这,棠妙雪温柔地在胖男人脸颊上亲了一口,起身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刚想去浴室洗洗身体,没想到却被胖男人一把拉住了。  「不、不是给男人当小三,而是一个更有趣的工作……」  说到这,只见胖男人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裤子,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棠妙雪。  棠妙雪接过男人的名片一看,顿时绣眉一翘,惊讶道:  「什么?玩偶游戏?」  「是的,就是玩偶游戏……」  说到这,只见这个胖男人站起身来,认真地望着棠妙雪,微笑道:  「小姐,其实我是『玩偶游戏』花海分赛区,绮梦俱乐部的玩偶经纪人,我叫珂亮。  说实在话,小姐,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像你这样容貌与身材都无可挑剔,而且个性还如此淫荡的绝世美人,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绮梦俱乐部成为一名『玩偶女郎』,代表我们俱乐部参加这个『玩偶游戏全国冠军赛』?「  棠妙雪越听越糊涂,于是疑惑道:  「玩偶游戏冠军赛?干什么的?」  「怎么?」  「哦,是这样的,小姐,这玩偶游戏是平等法案通过后,为了安抚失去奴隶的帝图人,以及缓解夏奇拉族奴性的一项由政府秘密支持的,全国范围的主奴性爱真人秀比赛,每年一届……」  说到这,只见这个叫珂亮从文件包里抽出一台平板电脑点了两下,于是一副锁链和皮鞭组成的徽章顿时出现在屏幕上。  接着,珂亮指着这个网站对棠妙雪说道:  「小姐您看,这就是玩偶游戏的官方网站,只好您把自己的照片和昵称发布上去进行注册,您便会很便立刻成为一名『玩偶女郎』。  而您倾国倾城的容貌便会立刻被全国的『主人粉』所关注,他们会通过这个『玩偶游戏平台』对您下达各种各样的『性爱任务』,只要您能够完成这些任务,便会获得玩偶积分和大量人气,从而逐步升级,名利双收。「  「呵呵,我听明白了,这玩偶游戏中的『玩偶女郎』不就是不就是花奴吗?
  只不过主人不是一个,而是是全国的宅男罢了。「  棠妙雪闻言微微一笑道。  「呵呵,您这么理解也没错……」  说到这,只见珂亮低头看了眼棠妙雪那刚被自己亵玩过的曼妙胴体,忍不住咽了口吐沫,上前一把握住棠妙雪的手,急切劝说道:  「雪儿小姐!你简直是个完美的玩偶女郎!再考虑一下吧!就要凭你这完美无瑕的身材样貌,以及当过花奴的丰富性经验,再加上我们绮梦俱乐部的专业包装和强大宣传,您将来绝对会成为一名『玩偶巨星』,真的!认真考虑一下吧!」
  「嗯,听起来是挺有趣,不过我的工作……」  听完介绍,棠妙雪有点心动,不过心头还有疑虑。  而珂亮见状眼珠一转,接着劝道道:  「雪儿小姐,您放心,参与我们这个『玩偶游戏』真人秀活动的『玩偶女郎』都是兼职的,活动时间也都是在业余时间进行的,绝对不会耽误您的正式工作,而且收益很丰厚,我真的希望您能够参加……」  「但问题是我的工作有点特殊,业余时间非常没规律,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参加……」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抬起头看了看桌上的闹钟,顿时绣眉一跳,惊叫道:
  「不好!都这个时候了,对不起啊,先生,我还有点急事,就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好好陪你……」  说完,只见棠妙雪连忙从珂亮的怀里站起身来,抱着自己的裸体便向浴室走去。  「美人——!」  可棠妙雪刚走了两步,珂亮便开口叫住了她。  棠妙雪回头一看,只见珂亮望着她若有所思地笑道:  「嘻嘻,美人,我有种直觉,咱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  「嗯,希望如此吧……」  说完,棠妙雪便嫣然一笑,转身跑进了浴室……           ************  「轰隆……」  随着一声惊雷炸响,只见豆大的雨点从乌云滚滚的天空中倾泻而下,顿时将花海城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  「哒、哒、哒……」  阵阵有节奏的跑步声响起,只见朦胧的雨雾之中,一抹矫健的绝美倩影出现在花海河的河岸上。  透过雨幕,隐约可见那抹倩影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只见她迈着修长洁白的美腿,冒着大雨沿着岸边小路一路奔跑,转眼间跑到一座跨河大桥旁边。
  而在座大桥的桥洞旁则停着几辆警车,三四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正拉着警戒线将桥洞围了起来。  「雪姐——!这边!这边!」  棠妙雪刚跑到桥头,便见媛馨站在桥洞下的一个汽油桶旁朝它招手。棠妙雪见状连忙顺着河堤滑到大桥底下,跑到媛馨旁边,一边打理着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望着她苦笑道:  「对不起啊,媛馨,这么大雨,附近连出租车都打不到,所以只好跑着来,结果晚了点……」  「嘻嘻,雪姐您是领导嘛,晚来是正常的……」  媛馨调笑着将一条毛巾递给了棠妙雪,可刚伸手,便一下子愣住了,只见媛馨瞪大眼睛,望着棠妙雪结结巴巴地惊讶道:  「雪姐,你、你……怎么这幅样子?」  「啊?我的样子?」  见到媛馨惊讶的表情,棠妙雪奇怪的走到旁边的警车旁,对着车窗户一照自己的样子,顿时绣眉一跳,大惊失色——  只见倒影中的棠妙雪清丽绝伦,美艳不可方物。湿漉漉的雨水划过她精致俏脸,顺着她白丝肩带胸衣流进她那对丰满洁白的乳沟里,显得异常魅惑与妩媚。
  而那件包裹着她雪白蛮腰的蚕白丝裤早已经被大雨淋透,紧缩的像薄膜一样裹在她的娇躯上,以至于将她那精妙绝伦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更令人窒息的是,透过湿透的胸衣和蚕白的丝裤,只见棠妙雪胸前两团朦胧的雪白美乳,以及下体三角处的一点嫣红显在空气中——棠妙雪竟然没有穿任何的内衣裤!  「糟糕,一时着急,竟然把夜总会的『工作服』穿出来了……」  望着倒映被雨水淋的近乎全裸的自己,棠妙雪忍不住心头一跳,接着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周围拉着警戒线的小警察都用眼角时不时往她身上瞄,眼里都放着光。  望着周围人垂涎三尺的目光,棠妙雪顿时羞得无地自容,忍不住用手抱住了自己半裸的酥胸和下体。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还不快拿雨衣过来给棠组长披上!」
  看着周围人色眯眯的样子,媛馨忍不住绣眉一皱,怒吼了一声,众人闻声连忙扭过头去。紧接着,一个小警察走上前来,颤巍巍地将一件警用雨披递给了棠妙雪。  「谢谢……」  棠妙雪到了声谢,连忙接过雨披穿在身上,裹住了自己湿身半裸的胴体。
  「雪姐,你一身『湿身裝』过来查案是要闹哪样?给咱们局的男同胞们发周末福利吗?」  媛馨凑到棠妙雪的身边笑嘻嘻的问道。  「呵呵,一言难尽,等会回去的时候再跟你说……」  棠妙雪对着媛馨笑了一下,没有答她,而是转身来到了桥洞右侧的尸体旁,弯腰一把拉掉了上面的裹尸布。  于是刹那间,随着一股刺鼻的臭气泛起,一具恐怖的尸体展现在了棠妙雪的眼前,棠妙雪一见,顿时绣眉一翘……              第三章焚尸诡案  呈现在棠妙雪眼前的,是一具遭到焚烧的男性裸尸。  只见尸体以一种诡异的模样蜷缩在地上,被烧得焦黑的尸身以及森森的白牙形成强烈对比,再加上周身都散发着刺鼻的恶臭,让人一望便毛骨悚然。  棠妙雪秀眉一皱,戴上媛馨递过来的手套和口罩,蹲下身子开始仔细观察起
              这具焦尸来——  「嗯……尸体口鼻内没有灰尘,所以他是先被杀死,然后遭到焚烧的……周围没有打斗的痕迹,所以这应该不是凶杀现场而只是个抛尸现场……嗯?」
  说着说着,棠妙雪将尸体翻了个身,忽然双眸一亮,盯着男尸胸口的几个黑色圆洞疑惑道:  「咦?好奇怪的伤口,这是……」  「嗯,这些伤口应该是锥子一类的东西击刺造成的……」  正当棠妙雪疑惑的时候,只见一身白大褂玮法医拿着个记录本走到棠妙雪的身边搭话道。  「玮法医,辛苦你了……」  棠妙雪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微笑着对玮法医打了声招呼,接着问道:
  「怎么样?玮法医,现场尸检有发现什么吗?」  「嗯,这个嘛……」  玮法医闻言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记录本,回答道:  「尸体为男性,身高一米八五,年龄大概在三十五到四十岁左右,尸体内的血液含量很低,所以死者应该是死于失血性休克,而具体的死亡时间嘛,这个要等到解刨尸检之后才能确定……」  「失血性休克?」  听到玮法医这么说,棠妙雪低头向四周一看,秀眉一皱道:「嗯,这周围的地面上的血迹很少,所以死者应该是被杀死后很长时间,血液都凝固了,才被凶手拖到这来焚尸灭迹的。」  「哦,对了,雪姐,我们在旁边这个土坑里找到一些东西……」  说到这,媛馨领着棠妙雪来到尸体旁一个同样烧得焦黑的土坑旁,然后拿出一个装着衣物碎片的证物袋对棠妙雪说道:  「雪姐,这些死者的衣物碎片是我们刚才从这个土坑里搜检出来的,上面有半枚指纹,我想应该不是死者的,就是凶手的……」  「什么?半枚指纹?」  听到媛馨这么说,棠妙雪顿时绣眉一翘,接过证物袋仔细观察了一下,疑惑道:  「怎么?媛馨,这现场只有这一点血迹和指纹吗?」  「对啊,雪姐,我们把四周都仔细检查过了,只有这布料上有点痕迹,怎么了?」  媛馨望着棠妙雪疑惑道。  「这就很奇怪了……」  棠妙雪闻言若有所思道:  「凶手之所以毁尸灭迹,为的就是不让我们发现尸体的真正身份从而查到凶手,可是凶手却又在现场遗留下一点关于尸体的指纹线索,这太奇怪了。  如果说凶手是个粗心大意的人,那么线索应该满地都是,而如果凶手是个心思缜密的人,那么就应该把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丝线索都不留下。  可现在的情况是,被现场处理的很干净,但却又留有重要线索,这凶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雪姐,你说会不会是凶手正在焚烧物证的时候,忽然被人发现了,结果来不及焚烧这些物证就逃走了?」  媛馨闻言猜测道。  「不对……就算事情紧急来不及焚烧物证,凶手也应该把物证随身带走,而不是随便扔在现场,否则他这焚尸灭迹的行为不就没意义了吗?」  「嗯,雪姐,你推断的有道理,那你说凶手这么干是为了什么?」  媛馨闻言点头道。  棠妙雪思索了半天,接着一摇头,皱眉道:  「唉~一时半会的我也猜不出来……算了,咱们去外面看看……」  说到这,棠妙雪便领着媛馨走出桥洞,来到桥边的堤坝草坪上仔细的探查—
                 —  只见天空中阴云密布,淅沥沥的小雨播撒在堤坝翠绿的野草上,撒发出阵阵沁人的芳香。  「嗯……没有拖曳尸体痕迹。」  在草坪上寻找了半天,棠妙雪站起身拍了拍手,对身后的媛馨说道:  「小馨,如果说凶手是将尸体拖到桥洞里去的,那么地面上应该会有拖曳的痕迹。  如果是凶手扛着尸体过去的,那么凶手加上尸体的重量,应该在地上留下很深的脚印。而现在这两样都没有,这就说明……「  「这就说明凶手不是从路上过来的……」  说到这,媛馨回头望了望身后远处桥底下波涛汹涌的花海河,猜测道:「雪姐,你说凶手会不会是划船从河上过来的?」  「嗯,这是唯一的解释……」  棠妙雪闻言认同地点了点头,接着低头看了下手表,说道道:「媛馨,今天太晚了,明早你带人沿河岸调查花海桥的过往船只,看看有没有这几天在这桥边停留过的。  另外,让玮法医尽快对尸体进行尸检,尤其是那枚指纹,要尽快进行调查,如果能够确定尸源,那这案子就好办了。「  「是,雪姐,你放心吧……」  媛馨正声应道,接着转头向天望去,只见原本淅沥沥的小雨逐渐停歇,天边露出一抹淡淡的红霞。           ************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在天边拉出一道鲜血般殷红的晚霞,只见在通往花海城市区的道路上,一辆警车疾驰而过。  「嗯……天色不错,看来今晚不会下雨了。」  媛馨一边握着方向盘小心的驾车,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色,嘀咕道。  「什么?你问以前帝图主人会不会把我们这些花奴交欢来玩?  嘻嘻……我不是说过了吗?对于以前那些主子来说,我们这些花奴只是些性玩具而已,所以把我们作为礼物送人或者跟亲朋好友交换淫玩是常有的事。「
  就在此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扰乱了棠妙雪的思绪。  媛馨回头一看,只见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媛馨,正满面笑容的拿着手机玩的不亦乐乎。  「喂!媛馨,玩什么呢?怎么那么入迷啊?」  媛馨对着副驾驶座上的媛馨笑问道。  「啊?!哦,我们头发话了,等会儿再跟你们聊啊……」  媛馨闻言连忙对手机打了声招呼,转过头来对媛馨一吐舌头,笑道:  「对不起啊,雪姐,个人的一点业余小嗜好……」  「小嗜好……不对吧,看你这痴迷劲,不会是什么交友网站吧,来!给我看看!」  说到这,只见棠妙雪一抬手,将媛馨的手机拿了过来。  「呀……雪姐,你怎么抢我手机!」  媛馨害羞地想拿回手机,结果被棠妙雪拦下了,只见她微笑着将媛馨手中的手机打了开来,于是一副锁链和皮鞭组成的标志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什么?玩、玩偶游戏?」  见到这个熟悉的徽章,棠妙雪顿时愣住了,于是她本能一划了手机屏幕,于是刹那间,一副淫靡的图片出现在手机上——  图片中的主角是青春靓丽的媛馨,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合体警服,手持黑枪单膝跪地对着屏幕,俨然一副英姿飒爽的女警模样。  不过与她英姿勃发的表情不同,只见画面中媛馨胸前的衬衫和胯间的警裤被人撕开了,以至于她胸前那对雪白的乳房以及胯间那粉嫩的阴唇完全暴露在画面中。  更令人震惊的是,只见在媛馨胯间露出的娇嫩欲滴的粉嫩阴唇中,竟然插着一根漆黑的警棍。滴滴晶莹的淫水顺着警棍流到了地上。  而画面中的媛馨则任由自己女人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出来,一脸微笑地望着荧幕。       更令人心潮澎湃的是荧幕下方的几行介绍——  玩偶姓名:媛馨  玩偶昵称:荡心淫媛  玩偶职业:女刑警  玩偶三围:85、56、83  玩偶顺从度:B-  玩偶等级:三星  玩偶粉丝数:3万  「好了,雪姐,别看了!羞死人了!」  见媛馨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色情照,旁边的媛馨顿时羞的满脸通红,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  见到这个游戏,棠妙雪忽然想起早上那个客人曾邀请自己参加,棠妙雪没想到这个游戏这么流行,居然连自己的搭档都在玩,于是不由地讶然道:  「媛馨,这玩偶游戏那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那么流行啊?」  「什么?雪姐?你竟然连咱们图夏国最火的真人秀节目——玩偶游戏都不知道吗?」  媛馨拿回手机后立刻一边玩,一边跟身边的棠妙雪解释道:  「雪姐,我告诉你,现在在咱们图夏国,不管是帝图族还是夏奇拉族,也不管是何种职业,但凡有点姿色的青年男女,几乎都报名参加了这个『玩偶游戏』,指望着能一夜爆红,成为『玩偶女王』瑶青岚那样的天皇巨星,从而迎娶白富美,嫁个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是吗?这活动这么给力啊?我以前还真没听说过……」  棠妙雪闻言了解地点了点头,接着好奇道:  「……那这个游戏怎么参加?」  「嘻嘻,很简单,雪姐,只要你注册成为一名『玩偶女郎』之后,『玩偶游戏』平台会随机给你发布一些『性爱任务』。只要你完成这些任务,你的玩偶等级就会上升,如果没有完成,则会下降,直到零。  刚开始会是一些简单像什么拍裸照,自慰之类简单的性任务,随着玩偶级别的升高,这些性爱任务也会变得越来越变态,比如让你舔脚,喝尿之类的都有可能。  嘻嘻,雪姐,你知道的嘛,那些男人总是喜欢玩些重口味的性游戏。  当然,如果你能我完成这些任务,你的粉丝数就会暴涨,你的名气也就越大……啊!雪姐!快停车!「  正说着,只见媛馨忽然望着手机眼睛一亮,对棠妙雪大喊道。  棠妙雪闻言一愣,反打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  接着,只见媛馨推开车门,解开自己的裤带一把将警裤拉了下去,将自己胯间那粉嫩的阴唇露了出来。  「媛馨,你这是要干什么?」  望着媛馨的异样,棠妙雪诧异道。  「呵呵,没什么,是我那些『粉丝主人』忽然想看我『小便的样子』……雪姐,你让我靠一下啊!」  说到这,只见媛馨忽然将背靠在棠妙雪的身上,然后分开一双雪腿搭在车窗上,伸手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那赤裸的下体……  「噗嗤——!」  随着一声清响,只见一团晶莹的水花从媛馨的阴道中喷涌而出,撒向空中。
  「哇——!赞哪!」  「馨馨!我们爱你!」  随着媛馨这一副淫靡的演出完成,从媛馨的手机中忽然响起一阵叫好声,其声之响亮,连坐在旁边的棠妙雪都听得见。  「哈哈哈,谢谢各位的掌声,馨馨我一定会让各位主人粉满意,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馨馨哦。」  说完,媛馨微笑着提起裤子坐起身来,然后低头一看手机屏幕,顿时兴高采烈地大喜道:  「哇哈——!粉丝涨了三千!还有人打赏!雪姐!我要发了!」  「哼~我看你是要疯了!你这哪有一点女警察的样子!」  棠妙雪望着媛馨打趣道。  「这有什么呀,随便玩玩嘛……来!雪姐,我帮你也注册个账号……」
  说完,媛馨便伸手去拿棠妙雪放在车坐上的手机。  「喂!小馨,你别乱动我手机啊……」  于是就在二女的打闹间,警车穿过林荫小路,一路向着花海城市区驶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