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首页 » 小说专区 » 都市言情  »  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中)作者:姐控眠
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中)作者:姐控眠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字数:85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于东京、内衣小偷、淫臭淫行(中)  女人并没有想到年轻男人会这么快就回到房间。听到门被打开的声响她还没从快乐中回过神,这一愣神,就让男子看到了她放荡的模样。  虽然她努力装作镇定,但她的上衣从小腹被撩开,七分裤的裤链来开后露出了白色的纯棉内裤,一点都没有长辈的模样,没有作为房东、作为债权人的威严。
  我一步一步向背着双臂,发髻散开几缕头发的美妇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得意的笑容太过明显,佐藤太太眼镜后的面容除了潮红还有警惕和敌视。  「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啊?佐藤太太。」  我玩着腰双手按在床上,包围住了颤抖的房东,压迫着她,满脑子都是羞辱她揭露她不堪行径的画面,她羞愧的表情,被人指指点点无地自容的哭泣模样,到时候她还敢看不起我这个中国人?  「我……」佐藤小姐干涩的嘴唇张了张,那干涩也许是因为之前自慰时候的发热造成的,但就算是如此,那小嘴也十分性感诱人,而后她抿了抿的样子更是让人怜爱——可没想到的是,她突然想明白了什么,脸色一变,冷冷地看着我,「我来这里怎么了?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破坏我的房子?!」  说着还用一只手按到我的胸膛把我差点推翻,这不愧是曾经乡下来的女子,强健有力,「你倒是在做什么,质问你的房东吗?」  佐藤太太真不愧是能自己把孩子带大的成熟女人,居然丝毫没有慌乱,反而质疑其我这个苦主,这让我是十分之恼火。  「啊~ !」  我的手摸上了她嫩白稍稍有肉的腹部,令人意想不到的结实紧致的触感让我一愣。  「你做什么!」  女人的手推着我的胳膊,虽然我之前被她差点推到,但毕竟是小伙子,而且身材高大,力量还是要比她大得多,这种无力地反抗反而让我享受到了她手掌的柔软滑嫩。  「我做什么?在我的房子里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说着我另一只手【蹭】地一下就插入了女房东背部与床铺的缝隙,穿过了有着惊人弹性和肉感的臀部,她的臀部真的让我惊艳到了,小兄弟毫不犹豫地抬起了头。看着胸前变得生气的佐藤小姐,突然意识到她似乎也是个美人……但我终归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终于在她屁股下面摸到了我的内裤,狠狠地用力拽了出来。  我拿着自己肮脏充满雄性臭味的内裤,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得恐慌无助,甚至最后到了放弃,她有神严厉的眼睛冒着水汽。  「你……你什么意思!赶快把这个脏东西拿开!」  居然还在防抗,「什么意思?你刚才用我的内裤在做什么?房东小姐?」
  「什么……什么在做什么!我只不过不小心坐到了你的臭内裤,谁会——」
  女房东并没有说完就停下了,因为她知道了辩解是没有意义的,我把手机里的刚才录的视频调了出来,「你看看,这是在做什么?」  「啊?偷偷来到男房客的房间,偷东西?你这个小偷,做了母亲还手脚不干净,而且还拿着我的内裤……啧啧,你看居然还闻着那些我的精斑,然后———」
  这时,我也愣住了,因为手机里居然传出了大声的呻吟,这是在公园时我没有看到的。  画面里的女人把我的臭内裤完全按到了自己的鼻子上,大口吸着气,她的手在裤子里乱掏着什么,美丽性感的小脚翘着,足弓蹦起,连大胸脯都在淫荡的上下起伏,女人的眼睛失神着,嘴里嘟囔着,艳情地嘟囔着,「好臭……可是好好闻……」  说着她把内裤留在脸上,一只手又摸上了自己的奶子,被包裹在上衣和胸罩里的软肉似乎让她更加兴奋,「……他肯定又是想着我射的……射了那么多,哦~ ——那个人,那个年轻男人看着我的屁股……他肯定是要强奸我,天天想着强奸我,玩弄我这身成熟美肉……哦哦哦,把我按在这个乱七八糟的房间里,唔~打我的屁股,唔~ 哦~ 」  我慢慢地放开了女人潮热的小腹,手机里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让我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害怕,原来那个女人一直都知道我盯着她的身体吗。  女人低着头,好像要把头埋到胸口,美丽的脖颈出着细汗,也不知道她是哭了还是怎么样,她的身体颤抖着,一双包裹在短丝袜里的小脚蜷缩着,脚趾乱动。
  「房东小姐你……」  「都是你的错——」  「唉?!」  这时我一脸懵逼。  「没错!」房东小姐抬起了头,此时她刚才的冷艳全无,红着眼,好像有些狂乱,「都是你,你这个中国来的年轻男人!像流氓一样看着我,每次遇到我都肆无忌惮地盯着人家的身体!」  「人家?!」  这是魔怔了?那个严厉地斥责我的房东太太居然会用【人家】?  「没错!我好心帮你整理垃圾,你还是只会盯着我的身体,要是不对你严厉点你肯定就会得寸进尺,然后强奸我,把我囚禁到这个房间当——」  「等等等等!」  我向后退了几步,「明明是你偷偷进了我的房间拿着我内裤猛闻,是你欲求不满吧!」  「我才不没那么淫荡!……都是你!是你看着我让我全身火热,那些孩子和房客从来不会反驳我,就是你还要讽刺我!你一定很有经验吧,对于我这样的成熟妇女,肯定知道我经不起你那种注视,玩弄我的精神……呜呜,把我诱惑到你的房间闻着你那个有着臭肉棒味道的内裤,然后用视频威胁我——」  「喂喂!」  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妙,总觉得事情好像不好收场了。  「……」女人双手撑着地面哀嚎着低声抽泣着,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在哭,虽然她有几滴眼泪,却全身颤抖,而且在向前爬行着,向我爬行着。  她的屁股左右摇摆,如同发情的母狗,一步一诺,丰满的身姿多情而摇曳,「你肯定要威胁我了吧,要我做什么……算了,反正我为了脸面为了保守秘密什么都会做,问了也是白问——」  女房东的声音哀怨而婉转,迷离的眼神完全没有害怕,反而话里话外暗示着什么。  我穿着粗气,想着她话里的被动,【难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吗?!】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但是我这个几个月没开荤的单身汉其实和这个欲女没有什么区别,她三十多岁有孩子人前一副正经八百的石女脸,我不也是到处装个乖孩子。
  我咧着嘴回忆着折腾小姨时候的感觉,邪恶地笑着,「呵——真的吗?」
  成熟发情的女房东看到了我淫邪的表情瞬间脸更红了,身体也扭捏着,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我的粗暴蹂躏,「嗯……只要保守秘密——唔!」  没等她说完那些骚话,我就把小腹顶到了她的脸上。  「你喜欢这里吧,喜欢这里的味道。」  我用肉棒膨胀其的突出按压着成熟房东的俏脸,把她的鼻子挤成了母猪的样子,把她的眼镜也弄得歪斜。「唔……嗯,嗯!」  但是这个平时冷言冷语的女房东却甘之若饴,好像这是香气扑鼻的花朵一样,满脸幸福地闻着,甚至小嘴还隔着裤子就含起了肉棒,双手也在我的裆下不老实的揉捏。  「bitch,骚货!」  「呜呜!」  被我挡住颜面的她没有反驳,但我看她也根本不想反驳,在我说她bitch的时候甚至她晃动大屁股的频率更快了。  看到这个欲求不满的妇人我心中的欲望也忍不住了,「还说什么中国人如何如何,我看是你这个日本女人最变态吧!」  「呜呜……才不是!」虽然她反驳着,但还是一脸痴迷地吸着我的裤裆,「都是你这个淫臭的问题……你这一定是勾引我这种阿姨才生出来的肉棒!」
  「内衣小偷女房东还好意思说别人!」  我突然生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我抓起了在地上的被我们遗忘的内裤,一把把内裤套在了她的头上,就像变态一样让三角内裤完全罩在她平时那个冷漠的脸上,让我jb的精斑正好对上她的鼻子。  这一瞬间,女人呆住了,她没意识到我做了什么,我捏住她的脸颊肉让她往旁边的镜子看去,那一刻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淫荡变态模样,身体似乎痉挛了起来,她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想必是在大口吸着我的雄性淫臭,丰满健美的大腿也在互相磨蹭着。  看到这个情景,我也忍不住了,掏出了被压迫已久炽热的肉棒直接顶入了她温暖湿润的口腔,看着她被黑色男士内裤包裹的头颅,那将将露出的双眼,被挤在一边的发髻,不停地抽插她柔软的口腔。  女人呜呜地叫着,好像母狗交配时幸福地低吟,她扭着屁股,被压在屁股下的美脚抓挠着榻榻米,虽然没有口红却红艳的嘴唇细心的服侍着我那令她赞叹崇拜的肉棒。  「唔,你没怎么口交过吧。」  「呜呜呜……才不是!」  「哼,你这种欧巴桑还装什么——」  女人委屈有愤恨地抬着眼,但那种神态好像在撒娇,事实上她心里也在想这一切都是男孩的阴谋,甚至在监控她的起居云云。  「嘛……额,虽然不怎么熟练,房东小姐,但是——唔,你的小嘴真tm爽!」
  说着我还晃动着屁股在她变态的脑袋里用力戳了几下。  「唔哦——啵啵啵——」  佐藤太太用心地给我吸着,虽然没有什么经验没有技巧不像小姨那种欲拒还迎天见尤怜,但是她大胆而且浑身透露出了对肉棒的渴望,双手在我的阴毛卵蛋上抚弄,鼻孔张张合合吸着我的淫臭,好像是天下最好闻的味道,她的鼻子不停地贴到阴毛里,而舌头也在肉棒上下左右乱倒腾,不时还把嘴里的空气全部抽干,用脸颊内侧的肉壁让我舒服。  令我奇怪的是我虽然久未尝肉,尤其是这种丰满健康,高挑白嫩的美妇还是我的菜,我居然让这个骚货房东弄了十几分钟都没出来,但更令我惊讶地是她居然开始伤心。  「呜呜……为什么还不出来。」  「再弄弄,马上就好了。」  说着我也在抚摸她的秀发和脖颈,还有下巴肉,慢慢让大肉棒进出她的口腔红唇。  「唔……人家这种阿姨让人失望吧」她努力地含着鸡巴把话说清楚,但还是很乌涂,「……你不会不要了吧……不会嫌弃我这个没用的女人吧——肯定是,我连吸这个大肉棒都吸不好……」  「才不是!」  看着她自怨自艾扭动身躯的模样,不知道让我多热血沸腾,我双手固定好的肩膀,就开始来回快速抽动肉棒,让龟头顶住她幼嫩的喉咙,想着这女人发骚的表情,闻着自己肉棒和内裤的样子,还有眼前这幅头套着内裤的变态装扮,努力地让自己发泄出来。  「就差一点了!」  「呜呜」  「放心吧,你这种漂亮的骚货,闷骚的美妇我最喜欢了!」  她的眼睛这时候神采了起来,好像安心好像又是自暴自弃,口腔的软肉蠕动得更加剧烈,终于在我的双手探到下面摸到她那对大奶子时,肉棒的精液喷涌而出。  一股,两股,三股,四股,五股……  不知道射了几股,开始射到了她的嗓子眼,然后又射进了她的鼻子,然后又射到了罩在她脑袋上的内裤和头发上。  我把她抱在了我的身上,让她的大屁股做到我的肉棒和腹部上,摸着她的胸脯,闻着她的发丝间汗味骚气,想了想之后又把自己的内裤从她头上摘了下来。
  我和房东小姐都大口呼吸着,我盯着她淫乱的脸庞,看着她从小嘴里伸出舌头舔舐附近的精液。  「真是想不到……」  女人听到我的声音才从情欲之中回到现实,胸口起伏便宜了我的色手,但也撇过了头不与我对视。  令人意外的是她潮红的脸蛋躲闪的申请让我觉得很女性化……很可爱?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而且发射出精液后,我脑袋也清醒了不少。虽然这个成熟房东的身体真的又软又有弹性,丰满又紧致,让我摸了又摸,从梨子版的大胸脯到紧绷的美腿,我甚至还摸了两把刚才乱蹬的小脚……但也差不多了,我觉得今天就此揭过了也不错。  我的鼻子蹭了蹭她的颧骨脸颊,女人没有回应我,只是任我肆意摸着她的成熟美肉,似乎是沉默的抵抗这我的淫行,似乎她又变回了那个冷漠的女房东。可她散乱的秀发肉体的热度和小嘴呼出的热气却显示了刚才的激战。  「……喂。」我叫道。  女人还是不与我对视不回应我,只是两只小手没有什么力气的阻碍着我在她身上乱摸。  「算了——」我有点自暴自弃了,女人并没有我意料的基本的顺从,我放开了她三十多岁的性感身躯,这一放开反而让她吓了一跳。  「唉?」  她的疑问声中带着不可思议还有娇嫩的嗲气。这时候我才知道,那两只手不是在阻止我,而只是在抓绕着我粗壮的手臂。  「你回去吧……别和人说今天的事情。」  说着我就要把她瘫软在我身上的躯体推开,这让她的七分紧身裤里的大屁股不停乱扭,翘臀的美妙的弧度让我的大鸡吧爽了有爽。  「你干嘛!?」  我推了推她的后背,「还想骂我吗?」  女人没有骂我,而是转过身做到了我的腿上然后趴伏在我身上。  「你什么意思?」  女人推了推镜框摆正自己的眼镜,发情潮红的脸上都是的不信任,「玩弄我到这种地步然后说走吧?」  「……不不,我都射出——」  「你还年轻吧,还没有满足吧!」女人撅着嘴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摸了半天我的胸部然后还用那个粗壮的棒子戳我的屁股……把我弄到不上不下然后说就算了——」  女人越说越激动,脸上的神态越说越迷离,不,这已经是痴态了,痴女央求男人的神态。  「你也没有满足对不对……你是让我求你对不对?」她用潮热柔软的下体磨蹭着我,说着还脱起了上衣,脱起了奶罩。  「唔……不是,你别——」  但女人并没有听我的命令,而是自顾自地在扭动丰满健美的躯体的同时让上身的白肉漏了出来,起码有G的胸罩也落到了我的床上。那丝毫没有下垂的梨子行白嫩的奶子让我呼吸停滞……苗条的小姨可没有这种美肉,还有她肚子窝在我身上显露的可爱的褶皱,虽然有些丰满的软肉但也让我看出常年锻炼出现的腹肌,她真是一个矛盾体,明明翘起的圆柱形的奶头使劲贴着我的胸膛,明明双腿双脚贴着我的大腿,两只白嫩又有些结实的藕臂搂着我的脖子,可嘴上却说一切都是我的错。  「反正你还没有满足吧,你只是想想杂志上的那些恶劣男人一样玩放置play吧——你要做就赶快做吧,唔,」说着,乳头在我坚硬胸膛磨蹭的快感让她娇喘出声,「唔……反正最后都会被你这种恶劣的房客调教成性奴隶,反正你都预谋好,要让成为你的肉便器——呼」  女人嘴里吐出的热气充满了艳情,她自暴自弃的话越说让她的躯体越炽热,当然也让我的肉棒更坚挺,本来一脸不解的我终于理解了。  【这个骚货就是想被我艹而已。】明白了后我一把就抱住了那发情的女房东,摸着她的光滑的没背,在她的脸蛋上舔吻,肉棒更是肆无忌惮戳弄她的阴部。
  「呜呜……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你这个色胚~ 」  她上下张合的小嘴不知道为什么能说出这种令人害羞的话语,完全没有平时的高冷气质,但这样的确让我作为男人很兴奋,很有征服她的冲动。我一瞬间涌出了极大的力量,把她扔到了我杂乱的床上,然后扒下了她的紧身裤。  女人象征性却很激烈地挣扎着,她的腿乱踢乱动,小脚在我胳膊和身上乱蹭,却没有阻止脱她裤子的意思。  「古恩——」  被我脱下裤子的女人好像失去了力量,敞开平时高贵紧闭的双腿,双手也向后投降般摊在头两侧。我咽了口口水,因为女人的身体太美了,太色情了,并不是那种苗条和少女的风情,而是丰满、结实、性感、淫乱。  两只大奶子随着女人后辈的磨蹭轻微晃动,乳头在空气里颤抖着,她结实的小腹也在颤抖着,躺下后马甲线更加明显,这也许是她在乡下时候干农活的导致的,不仅让她的小腹色情结实,还让她分开的大腿也丰满结实,小腿也不想普通日本女人没有肌肉,而有着健美的曲线。  我摸着她光滑的小腿,把她抱在怀里放肆地摸着,然后一只一只地脱掉她的短袜,期间她没有任何抵抗,反而用白嫩的美脚在我的露出的肉棒上做弄着,也许她只是骚,想要我的肉棒,动作粗劣,但的确很舒服。  我舔了舔她翘起脚趾的美脚,一瞬间那个味道就让我着迷不已。那种淡淡的闷在袜子里的汗味,还有那白嫩的足弓,结实的足裸,我不禁开始玩弄起这双美脚,观察那细长脚趾的蜷缩舒张,还在她的脚心按压。  「唔……」  看着她颤抖的大腿肌肉,我的性趣又被转移了,一下大力地分开她的两只大腿,头埋在了赤裸的女房东仅剩的潮湿布片附近。我的牙轻咬着她颤抖的大腿根,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汗液淫水,舔舐着她的大腿的青筋嫩肉,揉捏着她的膝盖她大腿的表面。  在我的舌头在内裤边缘想要摊入她的森林时,女房东佐藤大腿根和屁股的颤抖加剧了,内裤上又出现了新的水迹,而且小腿还环住了我的脖子,小脚我结实的后背抓挠着。  「真是骚。」  「唔——都是你勾引我……」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淫乱的表情,但在我把她的内裤扒开后看到的情景绝对比我在av上看到的还淫乱,那潮湿闷热的空间里有着杂乱的阴毛、粘粘的液体甚至在那充满雌性骚气的洞口和布料上形成了黏涎。她的阴唇粉嫩而肥厚,蠕动颤抖着,我一捅,就会让她丰满结实的美臀各种淫乱的扭动,还会弓起腰部背脊都脱离了床铺表面。  「啊啊……不要……快给我吧——拜托了!~ 」  「这个淫乱的女房东再说什么——唔——」我舔着她桃花源的骚水,舌头试探着继续向灼热的内部行进,「要什么就说清楚,肉奴隶可不需要什么羞耻!」
  「我……我要肉棒,要你这个我的房客、年轻的肉棒!大肉棒——唔~ ……求你了……」  说着她那安产型的肉屁股还在床上乱蹭,那被内裤半包围的样子让我真的心动了,只是把内裤扒开,扒到一侧,让阴部和肉屁股还能覆盖着那纯洁的白色,就这样,我就让肉棒狠狠地挺近了那蠕动的淫荡的小穴。  「哦~ !」  「嗯!」  我们同时都呻吟出声,她和被她紧固的我的腰部都在颤抖,那里比我想象得要紧很多,甚至比她年轻的我的小姨的那里都要紧,而且层层柔软禁止的肉环和肉粒健康饱满,那种成熟雌性的欲求让我的肉棒爽上了天。  我的双手用力地按在她的俏脸的两侧,躺在我的床上,躺在我的枕头上的女房东露出了幸福的痴态,被我壁咚在床上的一瞬间颤抖地伸出了舌头,「哦……快点……」  看着她嫣红的面庞,高贵成熟的发髻,突然让我充满了对成熟女性征服的快感,腰部更加用力想打桩机一样运动,与她大腿骚逼的接触发出啪啪巨响。
  「唔……不要~ 我不行的……那里,很久没有肉棒进去……哦!」  「是,是吗?啊?到底有多久?你这个骚货过勾引过多少男人了?」  「没……没有,都是被你勾引的,唔~ 」  啪!  我用力扇了她乳房侧部一巴掌,「女奴要叫主人!」「……主人!主人!~ 」「而且,」我腾出了一只手碾动她翘挺成奶糖一样的奶头,「这个样子还说不是自己发骚。」  女人奶头似乎敏感异常,我的动作让她抿住了双唇,闭上了双眼头颅颤抖,肉穴的内壁也疯狂蠕动,在我强壮的腹部下的结实小腹也一收一放。  这让我的肉棒更加坚硬,不停地探求更柔软的深处,我敢说我的肉棒从没膨胀到过那种程度,但是看到那个冷漠的女房东因为我肉棒癫狂的模样,硬成什么样我都毫不怀疑,我一边做着猛烈的活塞运动,一边咬着她的乳房,按摩她的腋下,那种成熟女人的腋窝也别有情趣。  而这似乎让房东佐藤太太害羞不已,「别……」  「叫我什么!」  我又扇了她大奶子一巴掌,而身下小腹肌肉一用力,更加深入地捅进了小穴,甚至感到了子宫口的柔软。                啪——  我从侧面又用力地拍打了那紧缩着肌肉的臀肉,刚才还向内凹陷的臀肉一下就被打得瘫软放松,恢复翘挺的臀部,一下让我爆艹进了子宫。  「哦哦哦哦哦哦~ 主人!!!」  女房东骚红的脸庞张开的红唇,让我有了强烈的冲动,一下就亲了下去,那时候我并不明白那个亲吻那个让我舒服让她屈服的舌吻到底会造成什么。  总之我在她丰满紧致的美肉上蠕动着,侵犯着,蹂躏着她作为成熟长辈的尊严,让她真的如同肉奴隶一样颤抖无助,因为我的肉棒痴狂。  不知道我在身上耕耘了多久,那块久未有人进入的肥沃水田被弄得乱七八糟,可就是这样我的腰部强壮年轻的身躯还是在她身上一起一伏,女房东已经完全臣服了,一口一个【大鸡吧主人】【年轻肉棒】【射进来吧】。  我用正面射了一起之后,有把她翻了过来,让她把头埋在主人的臭内裤上,扒掉她的内裤退到一条小腿上,让她向母狗一样撅起丰满结实的大屁股,那像圆月像磨盘一样的大屁股无疑又激起了我的肉欲,而女房东撇向我的幽怨臣服的眼神,还有摇曳扭动的身姿,让我的怒气值到了顶点,更加肆无忌惮地操弄和拍打,一边插着骚穴一边打她的屁股,「叫你偷内裤!叫你发骚!」  「呜呜……房东是你的奴隶啦……已经是你的肉便器了,请尽情惩罚吧!」
  那天,我不知道和她做了多少次,刚感觉到疲乏,她的痴态和低贱到极点的态度就让我又威风凛凛,不停地把她按在我的床上,我这个她的房客,比她年轻十几岁的年轻男人的床上,搞得这个十年不知道肉棒味道的三十多岁的美妇完全臣服在我的胯下,只会扭动大屁股锁紧阴道和娇喘呼叫向我这个【主人】求饶。
  我醒来时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褶皱潮湿的床单,散乱在我周围的衣物还有女人的内裤——让我奇怪的时,我怀里那具丰满潮热的香喷喷的肉体却不见了踪影。  我立马坐了起来,这时候我才听到卫浴里阵阵水声,可能休息了一会后我的精力又恢复了一点,我又起了邪念,几步走到了浴室,打开了房门。  「啊——!」  在淋浴间里的女人看到我的身影小声尖叫了一下,「你干什么?出去!」
  「哼——」  我对模糊的玻璃后的女人的要求嗤之以鼻。粗暴地打开了淋浴间挤了进去,把她毫无遮掩的水润的肉体挤到了玻璃上,那对大奶子现在一定很淫荡吧,奶头也被强烈压迫着。  我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能当自己阿姨的女人,却不禁为她的肉体美赞叹,那摘掉眼镜的眼上仅有一点的鱼尾纹让我的肉棒反而挺得更硬了。  「该叫我什么,小骚货?」  我抚弄着她湿润散开的长发,肉棒在她肥腻翘挺的臀缝里戳查,贴着她发红的耳朵一字一句地念叨。  女人双手撑在玻璃上,水龙头落下的水滴让她的身躯一颤一颤地,也让她柔滑白嫩的肌肤更加能吸引雄性。  她回过头,似乎因为没有眼镜,她的眼睛眯着,温柔而又胆怯,期待而又不甘地张开了性感妖艳的丰唇。  「——主人~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